母猪河是文登第一大河。
  她源起高山,承天甘露,汇于幽谷。千余小溪,涓涓细水,渐汇成河。或委婉多情,或奔放无羁,开山辟石,奔流直下。两大干流,遥相呼应,西聚库区,蔚为大观;东绕城过,一步一景。一路向南,会师道口,遂结伴而行,直奔黄海。至此,大河使命既成。自源头至入海口,65公里的长途跋涉,却涵养了昆嵛大地过半的面积。磅礴气势,何等壮丽!
  母猪河是文登的母亲河。
  她用甘甜的乳汁,哺育了一代代文登人民,她用辛勤的汗水,浇灌着广袤的昆嵛大地。她敞开质朴的胸怀,用最通俗的生存语言,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文登儿女。她的神话传说,她的人文情怀,养成了文登特有的性格和气质:崇文尚学,修身养德,忠义勇敢,仁孝乐善,滋养着新时期文登学精神。她的细语呢喃,她的魂萦梦牵,催促着游子归乡的脚步。母猪河,文登的摇篮!
  母猪河是一条古老的河,亿万年的地质变迁,诉说着历史的沧桑;母猪河是一条年轻的河,每一天的悄然改变,谱写着时代的乐章。
  这充满力量的河啊,在笔下更应奏出生命的赞歌。倾听她的故事,感受她的文化,触摸她的神经,憧憬她的未来,遂成了我们最大的心愿。
  徒步母猪河由此而生。
  这是对文字的执着,更是对大河的敬仰。
  让我们背起行囊,融进母亲河,从源头走到入海口,以记者的洞察,以散文的抒情,以纪实的手法,全景记录大河及两岸的历史文化、生态文明、风土人情、生存状态、人物风貌、镇村风情等,深度解读母猪河对文登经济社会的影响,唤醒沉睡的记忆,呼吁更多的人热爱大自然,保护水源地,呵护母亲河。
  在我们即将推出首篇报道时,5月5日,文登区饮用水水源地及母猪河流域保护工作会议召开。会议要求,立即启动饮用水水源地及母猪河流域环境整治工作,把水环境保护作为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,一项必须抓好的政治任务,密切配合,齐抓共管,确保全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。
  我们的行动正与高层决策契合。
  为组织策划好本此行动,《文登大众》报社派出副总编辑林涛、政教部主任丛桦组成二人考察采访小组,每周末拿出一天的时间,徒步母猪河,计划两年内完成全部采编任务。我们也将连续推出他们沿途采写的大型报告文学《母猪河纪行》,以飨读者。
 北方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。进入大雪节气之后,气温降至零度以下,朔风凛冽,万木凋零,百草枯槁,北方似乎失去了生命迹象,唯有风,唯有雪。
  79年前,南京的冬天,比北方更为严酷。1937年12月13日,南京在残暴的侵略者面前失去反抗能力。与南京的冬天一起到来的...

更多>>

  河的源头到底在哪里?
  她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
  对这个千古一问的哲学命题,我们仍寄望于母猪河,希望从她的身上找到答案。
  5月8日,母亲节,我们再登泰礴顶,徒步老林夼,探源太古河。
  早上6点半,驱车出发。路上,同伴们开始忙着打电话给母亲祝福。放弃与家人团聚,我们选择以探访母亲河的方式,表达对母亲的敬意。
  一个多小时,车抵泰礴顶下。我们打好行装,抖擞精神,扶铁栏杆攀陡阶而上。及顶,气喘吁吁。有细心人数过,石阶共239级。
  山顶,一块巨石斜立,竖刻“泰礴顶”三个红字,下方标注“海拔-923米”。

更多>>             

  5月15日。中雨。
  早晨7:00,我们冒雨奔赴昆嵛山,按计划从无染寺景区接续上周行程,徒步至昆嵛山水库。
  小牛因公出差,此次未参与。但我们又多了一位志愿者,文登水利局的林涛,泽头镇林村人。他说,作为“长江王”林一山的后代,一名水利人,一定要跟随我们徒步母猪河,感受母亲河。
  进入五月,雨一直在追击我们,这次终于迎头碰上。
  雨来得正好。行走母猪河,我们就是想看看雨雪风霜各种天气里河流的动态,倾听她四季不同的咏叹。

更多>>

  5月22日,骄阳似火。我们再赴昆嵛山。
  早上8点到达楚岘村,山村热闹非凡。就在前一天,2016年全国群众登山健身大会(文登站)暨第十二届中国·威海(文登)昆嵛山樱桃节·中国农品网第二届昆嵛山网上樱桃节在界石镇三瓣石村开幕。楚岘是必经之地。恰逢周末,人如潮涌。
  这是山里人的节日。
  山里人好客,路边的红樱桃,你伸手摘一颗,他们报之一笑,吃吧,吃吧,都是自家的。亲戚朋友来了,大包小包往你怀里塞。

更多>>

  行走河流,污染是不能回避的问题。
  一路上,我们分别在软枣林、楚岘大桥、河北崮头之南入库口提取了水样,检测结果显示,软枣林、楚岘大桥处的水质均为三类水,部分为二类水,入库口的检测结果不容乐观。
  从源头到米山水库饮水源地,一类水是怎么变成三类水的?这短短10多公里的流程,母猪河上游经历了什么?
  一类水流经老林夼,流出昆嵛山自然保护区,在无染寺景区,成为二类水。景区游人的肆无忌惮,樱桃节的肆意践踏,农家宴的残羹冷炙,我们的母亲河开始承受来自人类活动对她的伤害。

更多>>

  有山就有水,有水多见河,写河必言山。我们徒步母猪河,自然就撇不开昆嵛山。
  在他人眼里,昆嵛山是座风景秀美的山,而在我们心里,它还是座英雄之山。
  在米山水库西北,有一条河,叫蒿耩河。河之北有座山,叫“老蜂窝”,是当年昆嵛山红军游击队的主要根据地。我们探访这条河、这座山,就是为了行吟那段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。
  行前,听说老蜂窝路途艰险,且这个季节多有毒蛇出没。为安全起见,我们在老蜂窝山下的蒿耩村请了位向导,今年66岁的张世明。
  6月4日上午8点半,我们向老蜂窝进发。天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。

更多>>      

  有山就有水,有水多见河,写河必言山。我们徒步母猪河,自然就撇不开昆嵛山。
  在他人眼里,昆嵛山是座风景秀美的山,而在我们心里,它还是座英雄之山。
  在米山水库西北,有一条河,叫蒿耩河。河之北有座山,叫“老蜂窝”,是当年昆嵛山红军游击队的主要根据地。我们探访这条河、这座山,就是为了行吟那段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。
  行前,听说老蜂窝路途艰险,且这个季节多有毒蛇出没。为安全起见,我们在老蜂窝山下的蒿耩村请了位向导,今年66岁的张世明。

更多>>      

  5月15日。中雨。
  早晨7:00,我们冒雨奔赴昆嵛山,按计划从无染寺景区接续上周行程,徒步至昆嵛山水库。
  小牛因公出差,此次未参与。但我们又多了一位志愿者,文登水利局的林涛,泽头镇林村人。他说,作为“长江王”林一山的后代,一名水利人,一定要跟随我们徒步母猪河,感受母亲河。
  进入五月,雨一直在追击我们,这次终于迎头碰上。
  雨来得正好。

更多>>  

  5月22日,骄阳似火。我们再赴昆嵛山。
  早上8点到达楚岘村,山村热闹非凡。就在前一天,2016年全国群众登山健身大会(文登站)暨第十二届中国·威海(文登)昆嵛山樱桃节·中国农品网第二届昆嵛山网上樱桃节在界石镇三瓣石村开幕。楚岘是必经之地。恰逢周末,人如潮涌。
  这是山里人的节日。
  山里人好客,路边的红樱桃,你伸手摘一颗,他们报之一笑,吃吧,吃吧,都是自家的。

更多>>   

  人过留印,水过留痕。
  裸露河床的卵石,被水冲磨得已无棱角,烈日暴晒之下,有些发烫。它仍在孤独等候一场雨,久违的抚慰。
  几缕灰黑的水草,缠绕在桥墩上,任风吹日晒,仍保持着当初随水漂流的姿态。无人知道它从哪里来,又如何被水抛弃,飘零至今。
  宽大的河床,长满了野草,细长的河流已无力膨胀,触摸不到干枯的河岸。几头老牛与水草的对话,仅剩下寂寥的咀嚼。水的天下成了牧场。

更多>>   

  “转水”,是我们徒步考察母猪河的重点行程。早在制订计划之初,我们就将“转水”列入此项,即沿着我们的水源地——米山水库转一圈。
  水源地,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。我们每一天的啜饮、洗漱、沐浴用水均源于此,这里的水流淌在我们的身体里,流淌在我们的生活里,使我们生命充盈,生活洁净。

更多>>

  一行白鹭掠过水面,展翅飞向远方,在蓝天碧水间划出一道洁白的弧线。
  每年开春,它们结伴从南方飞来,在这里栖息。
  为了这一荡芦苇、一片沼泽、一湖静水,它们不远千里迁徙而来。米山水库成了它们最大的眷念。
  对米山水库怀有深厚感情的,还有一群老人。58年前,他们用火热的青春谱写了文登水利建设史上最恢宏的篇章。
  7月17日,星期天,入伏首日。水库大坝上,61岁的尹秀萍与老伴缓步慢行,看着宽大的水库坝,满是感慨。

更多>>          

  米山水库是口“井”。
  打开地图,你会发现,省道303、205、901和309国道四条公路将米山水库围成了个“井”字。
  曾几何时,井,遍布城市与乡村的每个角落,是人们共同的水源地,千百年来,甘甜清冽,不竭不盈。
  我们这里的井都有共同的特点,内圆外方,井里面是圆柱形的,井口是方形的,用四根石条搭出一个标准的象形字:“井”。敞口,没有什么装饰,看起来很原始。不像南方那些讲究的地方,有雕花井栏,甚至为井盖一座井亭,把井设计得精致富丽,是诗词中描写的“络纬秋啼金井阑”“梧桐叶下黄金井”。

更多>>

  远古,一群人,野果裹腹,茹毛饮血,跋山涉水,一路向东,逐日而来。
  无人知道他们来自何处,走了多远。
  在浩荡的母猪河面前,他们停止了脚步,开始傍河而居。
  他们是文登最早出现的人类。
  为了觅食、狩猎,他们日出而动,日落而归,活动范围日渐扩大。他们踩出的脚印,便是文登最早的道路萌芽。
  几千年后的今天,我们也来到了母猪河,与先人们不同,我们是在探寻与河流相关的历史和文化,思考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大命题。

更多>>

  有一座桥家喻户晓,这座桥就是鹊桥。传说七夕这天,喜鹊都去天上的银河搭桥,助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会。
  神仙都需要桥,可见桥是多么重要。
  没有桥,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有了桥,长虹卧两岸,天堑变通途。
  威海最古老的桥在文登,有两座,一座是建于唐朝的白鹿桥,现已无踪迹,仅有名字流传。一座是建于金承安五年的路公桥,位于张家产小官庄。道光本《文登县志》记载“小官庄有响石,以石敲击,声音激越”,这响石就是路公桥的桥板。

更多>>

  在母猪河流域,有两大水利工程堪称奇迹。
  一是米山水库,它是文登人民用小推车、铁锨,一车车推出来,一锨锨挖出来的,至今仍使命在肩,成为威海最大的饮水源地,哺育万民。
  另一个就是米山水库东西灌区的两大干渠。这两条干渠,像两条巨龙,自北向南,盘旋而下,将母猪河干流紧挟怀中。
  其中的东干渠,从米山水库东放水洞经横口村,穿越横口东山,再经老埠、郭格庄、佛东夼、小床、大床,横跨东母猪河到双石、寺前、大泽头,再横跨昌阳河,经侯家、泽库直达黄海,全长48公里。
  东干渠地形复杂,施工难度大,穿越了三山五川。东干渠上建有6座渡槽,或横跨河流,或高架公路之上,气势雄伟,大气磅礴。

更多>>      

  丛姓的孩子从小就听到这样一个家族故事:我们是匈奴人的后裔,我们的祖先姓金,叫金曰磾,是匈奴休屠王的太子,汉将霍去病大败匈奴时被俘到汉宫成为马奴,后被汉武帝赐姓“金”,并荣升为汉武帝的托孤重臣。三国时金氏反曹失败,为避祸举族东迁,至山东文登,改金姓丛,开始了渔樵耕读的隐居生活。
  在文登,丛姓是一个特别的姓氏,其发源于文登,有“天下丛氏宗文登”之说。丛氏的前尘往事可谓跌宕,堪称一部匈汉战争史,记载着一个曾经壮大的游牧民族,是怎样征服汉朝,又被汉朝征服,最后汉化的漫长历史。

更多>>      

  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按着喇叭拐进村,惊起一片狗叫。
  地里的爹娘直起了腰,向村口张望,是孩子们回来了。他们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,撂下手里的活计,忙着赶回家。
  见孩子们大包小包带回各种好吃的,嘴里一边嗔怪着“乱花钱”,一边忙着生火做饭,将孩子们带来的,家里一直留着舍不得吃的,一骨脑翻炒起来。
  一缕炊烟,满院飘香。
  炕上小桌,摆满了大盘小碗。他们吃得不多,却是吃得最饱的一顿。

更多>>   

  种什么,怎么种,是当前农民面临的主要问题。
  为了生存,人们发挥大脑超强的想象力,与天斗,与地斗,不断变革,试图让脚下的这片金灿灿的土地产出希望和梦想。
  但面对干旱、洪涝、冰雹等自然灾情,人们瞬间变得束手无策,仰天长叹。
  靠天吃饭似乎是农业的宿命。
  农民与土地,这个剪不断的生产关系,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?文登农业出路在哪里?

更多>>   

  在农村,每隔几日便是集。这一天,人们如约而至,共赴一场商品交易的盛宴。
  石激浪花。农村大集荡起农民心中的涟漪,平静的生活多了一点心动,单调的生活增添了色彩。赶集,赶的是生计,追的是希望,凑的是热闹,一个“赶”字,道尽了按捺不住的期盼和快感,透着一股急促和迫不及待。
  集兴则国盛,集兴则民富。农村大集是农村经济发展的缩影,展现的是社会百态,多彩人生。

更多>>   

  秋分之后,秋风吹过昆嵛山的万顷松涛,吹起母猪河的层层涟漪,树木开始换装,枝头开始垂挂果实,万物成熟,大地镀金,母猪河流域进入了收获季节。这是北方一年中最为繁忙的时刻,也是最为丰饶的时刻。土地全年的产出都在秋天揭晓,秋天的成色是洒在土地上一切汗水的回报。

更多>>

  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按着喇叭拐进村,惊起一片狗叫。
  地里的爹娘直起了腰,向村口张望,是孩子们回来了。他们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,撂下手里的活计,忙着赶回家。
  见孩子们大包小包带回各种好吃的,嘴里一边嗔怪着“乱花钱”,一边忙着生火做饭,将孩子们带来的,家里一直留着舍不得吃的,一骨脑翻炒起来。
  一缕炊烟,满院飘香。
  炕上小桌,摆满了大盘小碗。他们吃得不多,却是吃得最饱的一顿。
  一家人东一句西一句聊着。
  娘说,村东头的二爷前几天在院子里就这么坐着,人就突然走了,没遭一点罪。

更多>>          

  在昆嵛山西麓的山脊之上,盘亘着数以百里的长城,长城依山而建,以石堆垒,借势悬崖峭壁,构筑了一道天堑。
  有人说,昆嵛一夜起长城,这道长城是一夜之间修起来的。
  有人说,这道长城是挡长毛子的,有人说是挡胡子的,有人说是挡秃子的,还有人说,那不是长城,是两县之间的界墙。
  昆嵛山上的长城,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?

更多>>

  葛家镇有三条大河,自西向东横贯全境,最后汇入西母猪河。
  葛家镇有三名英雄好汉,他们用生命点燃了昆嵛烽火,名震胶东,彪炳史册。
  这三条河分别是旺疃河、孙疃河和铺集北河。这三名英雄就是张连珠、邹恒禄和于得水。
  10月23日,我们沿河探访三名英雄的家乡,追寻他们远去的身影,倾听他们的传奇故事。

更多>>

  秋风如故,又是落木萧萧时节。
  10月30日,我们从葛家镇院东村东的母猪河出发,踏着晨霜,继续沿河向下行走,经过泽头镇东西望仙庄,止于高家庄村东,东母猪河与西母猪河交汇处,全长6千余米。
  这段河道刚刚整治过,有的河段还未竣工。河两岸芦花如旗帜猎猎,水面波光粼粼,栖居在蒲草丛中的苍鹭和斑嘴鸭一声长鸣,冲入苍穹。

更多>>

  从春到夏,从夏到秋,我们一直在沿河行走。季节在更替,我们的脚步却未曾停留。
  26个周末,我们考察了整个西母猪河流域,途经四个乡镇,路过百余个村庄,行程200多公里。我们采访了大量人物,考察了西母猪河流域现状,记录了山水人文、历史文化、风土人情、镇村发展等,经历未曾经历过的,感受未曾感受过的,收获满满。
  在东西母猪河的交汇处,我们决定暂缓南行,而是溯源而上,寻找东母猪河的源头,然后顺流而下,直达入海口。
一段新程全新开启。
  东母猪河全长51.25公里,流域面积260平方公里,有主支流210条。又分南北两大支流,有两个源头。

更多>>      

  11月13日早晨,大雾。晨曦被遮蔽了,站在山河边,桥上看不到桥下,此岸看不到彼岸,苍苍蒹葭在雾中若隐若现,河流也隐藏了。
  我们从山开始,沿着河岸行走,一直到桃园小区附近,柳林河与抱龙河交汇处。途经东高格、西高格、东马格、西马格、东床、中床、西床、北陡埠、九里水头、七里水头、河埠庄、柳林等十多个村庄。
  这是一段村落密集的河流,在沿途的村庄,我们向每一个偶遇者打听河的消息。一样的河,每个人关于河的记忆却不一样,每个人向我们讲述的关于河的故事更是迥异,有的诉说一条河的前世今生,有的映照一个村庄的沧海桑田,有的则折射了一个时代的脚步和方向。

更多>>      

  脉脉源通何处边,丹青勾漏岂知年。
  温生汤谷云如沸,气成清流火欲然。
  白石日曛山径暖,苍苔风透水波烟。
  四时迭见寒暄易,长布春和是此泉。
  这首诗是清乾隆年间文登知县王一夔所作《灵水长春》。这是目前看到的比较早的关于描写文登温泉的诗。诗中不仅描绘出文登温泉之美,更披露了文登温泉深厚的历史渊源。
  文登还有一本关于温泉的考察游记,那就是王毓升所写的《文登温泉游览记》。

更多>>  

  现在四十岁以上的人们,小时候大多听说过宋树操的故事。
  “老师不在家,学生上屋笆”“宋树操,宋树操,拉屎一大包”等俗语都是宋树操的典故。真有宋树操这么个人吗?真有。11月27日,徒步考察母猪河的第三十个周日,我们走到了宋树操的家乡——九里水头。
  当日,我们徒步考察流入柳林河的一条支流——九里水头河...

更多>>   

  每一滴水都是大自然的馈赠。
  每一条河都是流经大地的血脉。
  对水的信仰,对河的敬畏,是人类必有的精神高度。
  水能成患,亦能成景。如何利用好水,做到人水和谐,人水共舞,考验着人类智慧。
  文登多川多河,母猪河是其中之一。依河而居的人们,战天斗地,发挥出超常的创造力,承天甘露,积地之水,建有各类水库上百座,塘坝近千座,整治河道百余公里,束水缚龙,为己所用。

更多>>   

  北方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。进入大雪节气之后,气温降至零度以下,朔风凛冽,万木凋零,百草枯槁,北方似乎失去了生命迹象,唯有风,唯有雪。
  79年前,南京的冬天,比北方更为严酷。1937年12月13日,南京在残暴的侵略者面前失去反抗能力。

更多>>

  一群灰喜鹊在树林中穿梭,“嘎嘎”的叫声回荡山谷。
  它们是三十年前从外地引进来的一批益鸟,在天福山安家落户。它们啄食松毛虫,守护着上千亩的松林。
  在天福山,还有一群人,他们与青山松林为伴,用生命呵护着这片绿,执着、坚韧。
  他们,就是天福山林场的职工。
  这是文登最大的国有林场,职工仅七人,四男三女,管护着3600亩山林。
  49岁的谭英波是现任场长,虽然来这里只有四年,但对这片山林有着很深的感情。
  远离城市,深居大山,作为一代护林人,图个啥?

更多>>          

  已是腊月了,但却不冷。这是一个暖冬。没有风,几个老人站在石台上沐浴着晨光,三两行人缓步走在柏油村路上,树木和院落笼罩在金色的朝阳里,这是文登营的早晨,静谧,安闲。我们在胡同和老屋之间逡巡,试图寻找1555年的蛛丝马迹。我们的目光落在磨得油光铮亮的街石上,落在墙角的残碑上,落在没有封冻的河流上,落在无声飞过喜鹊的天空,以及慢慢消失的行人的背影上,我们确信这里的每一处都深藏着数百年前,一座军营的旌旗猎猎,吹角连营……

更多>>

  杜营河流经营南、义乌小商品批发城,进入城区后,称为“抱龙河”。抱龙河北岸有一座小山,这就是峰山。一山一水,形成了文登城区独具魅力的山水风光。
  文登多山。这是丘陵地貌的特点。文登有多少座山,难以计数。文登学人金镛在《旸谷小识》中说:“邑处万山中。”光绪版《文登县志》有《山川》篇,该篇记载了文登境内山峰百余座,其中有昆嵛山、紫金山、撇篲山、天福山、驾山、柘阳山、万石山、虎口山等,十分详尽,但其中关于峰山的记载,只有二十余字:“丰山在城东北二里,屹然如屏,为一邑主山,山下即县城。”

更多>>

  四方而高,曰台。台,是中国最古老的园林建筑形式之一。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许多多的古台,这其中,有因辛弃疾词“郁孤台下清江水”而古今皆知的“郁孤台”,有因欧阳修词“楼高不见章台路”而芳名流传的“章台”,有曹操的“铜雀台”,姜子牙的“钓鱼台”等,文登的召文台,也是古台之一。这些古台很多与帝王有关,周文王的灵台占卜扮演了一种和上天沟通的媒介角色...

更多>>

  东母猪河的主要支流杜营河,流经文登城区之西的世纪大道抱龙河桥时,与自东而来的渠格河汇合,缓缓向西流入城区,始称抱龙河。
  抱龙河全长6千米,如镶嵌在文登城区的一条蓝色玉带,穿城而过,灵动、飘逸。
  老文登人把抱龙河称作城南河,原文登城都在河的北岸,河南岸是村庄。河上也没有像样的桥。上世纪70年代中期,香山路上架起了城南河上的第一座大桥,城南河也根据秃尾巴老李的传说改名抱龙河。
  如今,抱龙河自东到西建有十座桥,似十条彩虹横卧碧波之上。

更多>>           

  元宵节后,一场瑞雪衣锦夜行,仿佛春天君临之前的盛大礼仪,把母猪河流域的山岚、河流和田野变得皑皑茫茫,让春天的万紫千红,在这洁白底色上铺展。乱琼碎玉中,抱龙河畔的蜡梅傲雪怒放,一树树淡黄的繁花成为这个北方小城的春花第一枝。漠漠春寒中,我们来到抱龙河畔踏雪寻梅。
  明代时,河岸有一座庵,名“抱龙庵”。上世纪80年代绿化抱龙河时塑一尊汉白玉人像于桥头,名“抱龙女”。抱龙女像造型温婉,亭亭玉立,微微低头凝视着怀中的婴孩,婴孩长长的尾巴缠绕在抱龙女的裙裾上。
  这座塑像源于一个传说——秃尾巴李龙王。塑像的女主角是侯家镇柘阳...

更多>>           

  总有一些词语具有陨石一般的质量,比如命运。生死。苦难。蝼蚁一般的人一旦被这些陨石般的词语击中,痛楚的涟漪往往波及前生今世。
  二月的一个明媚的上午,在慈勤海洒满阳光的客厅里,听他回溯40多年前,闯关东的遭逢,我们这些局外人,仍然能够在他低缓的叙述中,不时地感到一阵阵失语,一阵阵窒息,一次次双眼潮湿……

更多>>  

  母猪河孕育了文登的经济和文化,养成了文登人特有的性格和气质,同时也形成了众多特色美食和地方名吃。
  文登包子就是其中之一。
  在威海有这样一句话:“高村的火烧,脉田的糖,文登的包子不用尝。”
  还有人说:“烟台的苹果,莱阳的梨,文登的包子没法比。”
  文登包子成为一个地方名吃,名扬胶东。

更多>>   

  2017年3月20日,春分。
  春分的“分”,是“分开”“划分”“分野”和“分界”的意思。
  春分这一天阳光直射赤道,白天和黑夜平分各为12小时。同时,春分也是春季九十天的中分点。
  春分,是人类星球一年一度的涅槃,也是一个故事的楔子,这个故事就是“羲仲宾日”。

更多>>